手机版
 
 
当前位置:首页 -> 文化 -> 一道本不卡高清专区
我的父亲
2019-11-01    高树林    黑龙江林业报

  从我记事起,我就看到父亲一直在为生活辛勤地劳作,他的一生是勤劳的一生。父亲出生于山东省临沂地区,老家是离革命老区不太远的临沭县县城所在地,小时候因为家里穷,生活条件不允许,父亲没能念上中学,只读了三年半书,而且还是跳级上到高小毕业,在那个年代也算是得到了基础教育。父亲能写一手好字,打算盘也很精通,小学毕业后就给一个开店的小老板站柜台,算账目,每月拿些薪酬,贴补家用。

  后来,父亲决意来到东北。黑龙江的冬天气候环境非常恶劣,风雪漫天,滴水成冰,父亲并没有畏惧这里的寒冷,先是在哈尔滨挑了十四个月的土篮修筑松花江江堤,后来经人介绍来到了森工林区。在柴河林区三块石林场工作了三年后,由于整体迁移调动,来到了亚布力林区。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在亚布力局鱼池经营所的一段生活。那时正是林区以木材生产为主的年代,一到冬天,冬运就开始了,父亲天天三四点钟起床,顶着刺骨的北风,迎着星星前往东风作业区,睌上六七点钟回家,一天下来真是劳累辛苦。

  有一次,我和姐姐去鱼池经营所东风作业区看爸爸,我俩连骑车带步行一共用了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才到。父亲的工组正在忙碌着。只见远处山头伐好的木头正沿着工人浇好的冰沟向山下飞快地运行,几秒钟就能到达山腰,然后由爬山虎(拖拉机)把木头运到楞场,再由工人们集中归楞,整个现场形成一道道井然有序的工序流程。油锯的响声、绞盘机的轰鸣声和运材车的马达声统治了整个森林,好不热闹的一番景象,就这样由采伐到运输,林业工人生产出成千上万立米的优质木材,运往祖国各地,支援着国家建设。冬运的震撼场面深深刻在我脑海,更感到林业工人的伟大。

  由于长期在山上工作,父亲的手逐渐变得粗糙起来,最后手上形成一道道血囗子,待春天过后父亲双手上那些隐约带血的裂口子,才会慢慢地减少,这个时节又开始了植树造林……周而复始,一年四季父亲始终不闲着,但是父亲从来都没有说过苦累。我觉得父亲是天下最常见的那种任劳任怨的人,心中塞满了太多的辛苦和辛劳。

  父亲文化不高,他只是千千万万普通劳动人民中的一员,但对于我他是养我教我最称职的导师。

  父亲五十一岁那年患了脑中风,在医院抢救室里待了三天三夜,度过危险期后,住了一个月医院,惭愧的是,父亲住院的那个月,是迄今为止,我对他最为孝顺的日子。出院以后父亲就不再工作了,一直在家里养病。每天早起坚持锻炼,身体虽有了较好的恢复,但还是不能干活。这么多年来,每天坚持锻炼身体便成了父亲的“主要工作”。这样一来家里的担子就落到了母亲一个人身上,那一段时间我又在外地上学,家中的光景一直不好,母亲独立支撑着家中生活。这时父亲时常触目伤怀,自然情不能自己,他渐渐不如往日舒畅,但却时时惦记着我……

  有一次,放暑假回家,我是在黄昏时刻到家的,父亲孤单的等候在院子里,那一刻,我第一次发觉,一生中时时刻刻想着我、希望我能有所作为的父亲是这么的慈祥,我的心里禁不住阵阵酸楚涌上心头,情不自禁地流下眼泪,父亲的笑容让我略感宽慰了许多。我看到父亲又老了,并且老得特别明显,花白的头发,脸上的皱纹已经很深。父亲过分的苍老,主要原因在于父亲的身体,父亲的身体远不如从前,父亲已将自己可有些作为的岁月,全部献给了他曾经为之奋斗的林区建设上,现在虽然不能工作劳动了,但他在锻炼之余闲暇的时间里,还是时常想起那些过去的日子。

  时光荏苒,日月如梭。如今我也是孩子的父亲了,我深深地感到了父亲的责任和使命。记得八年前父亲节那天,我领着孩子去看父亲,父亲这时已经糊涂了,可他还是能叫出我的名字。这天经过我和母亲一上午的忙活儿,做出了一桌子父亲最爱吃的好菜,吃饭时父亲还是乐呵呵的,可他的话语我们已经听不明白了。

  我最后一次和父亲在一起是七年前的冬天,是他弥留之际,我深深的亲吻了他的面颊,父亲走了,走的很坦然。父亲将这么多年来对工作的热情,对我的关怀呵护,还有对疾病的抗争都印在了我的脑海里;父亲的一生很平淡,就像他这辈子所走过的路一样,真正属于他的只有这些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的工作和生活。如今,让我这个做儿子的回想起这些心酸的往事,真是感到父亲一生虽是普通,可他朴实勤劳的精神引导鼓舞着我,永远催我自新向前,不断进步自强!

  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 | 免责声明 | 网站地图  
    一道本不卡高清专区主办 咨询监督电话:0451-82622425 邮箱:sgzwgk@126.com
地址: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文昌街66号 黑ICP备:05002205 政府网站标识码:2300000013